永夜初晗凝碧天

分类 喵言咪语

有人说把古剑2称作配角奇谭过于夸张,但是整体玩下来确实相对于流月城苦大仇恨的诸位,四个主角的存在感与成长度都弱化了很多,加上四人出身都不一般,比起兰生从青葱少年成长为一家之主这样很多普通人会经历的过程,缺少代入式的共鸣。

故事的框架我并不满意,心念纯粹、有些理想化的主角或许比一代更适合年轻人,但为了种族续存别无选择去戕害另一个部族的设定却未免残酷,仙五之时有人说凡柔和幽蛮两条线像是两个人写的,完全不一样的路数,流月众与四主角也有类似的感觉,上帝视角又开得过大,使得两条线路、两种信念结合得异常生硬,谢衣与华月的善并没有让沈夜有任何不忍,见惯权利倾轧的夷则也没有让其他三人明白世事的残酷(当然这或许跟灵虚支线的删节有关,不得不说删节的内容太多损失的不仅仅是细节的呼应与刻画),全篇下来主角与流月城的信念完全是对立的没有融合契机,如此一来无异最后对于沈夜苦衷的理解便显得突兀,如果加上那段被删掉的关于恃强凌弱的对白……好像就更突兀了。

虽说剧情连结有些问题,但很多角色的塑造还很出彩……倒也是颇为神奇的效果,既然说上了副标题的都便当了,那就从便当的开始写起吧

【谢衣&沈夜】

这一对之间大概是整个故事中笔墨最重的了,正如@紫絮飘零 说的:“他的故事不能没有沈夜,但他的故事也不能只有沈夜”,沈谢之间的羁绊是永远无法拆解的,无论是谢衣、偃甲、还是初七,对于谢衣来说,沈夜一直是他敬重的师尊,两个人抱着同样的目的,却有截然相反的行事准则,道不同不相为谋,年轻锐气的谢衣毅然出走,试图去寻找一条不必害人的路,也过了二十年精彩绝伦的生活,二十年后,谢衣的梦想和人一起死在捐毒,只留下一块硬盘(大雾)……沈夜选择谢衣为徒时应当是爱着他那份善良的,若是烈山部成功迁往下界,谢衣应当是下任大祭司最好的人选,一个善良、热爱生命并且才华横溢的偃师在平和的生活环境中无疑是最好的领导者,只可惜这平和的生活环境需要用杀戮来换,别无选择,沈夜成就了一个善良的谢衣,却也扼杀了这份阻止子民享受平和的善良。很难说清死于捐毒对谢衣来说是好还是坏,心魔不可信尽人皆知,以沈夜的谋略不可能把所有希望都压在心魔身上,百年以来却仍未找到其他出路,善良如谢衣若是找寻百年依然还只有这一条路又是何等的痛苦?

入了神女墓的初七拥有了属于谢衣的全部记忆,守持了谢衣对流月城、对沈夜的执着,也最后一次秉行谢衣对生命的珍爱,即使他的记忆中没有无异,依然选择牺牲自己,保护眼前这个虽从未相处,却继承了他衣钵信念、连性格都有些相似的少年,对于曾经决然出走所要追寻的路,只能说一句,时间真的是过去太久了……

沈夜拒绝告诉无异被下令为保全偃术而存在偃甲谢衣舍命相救的原因,是偃甲人已有情感?还是因为无异就是被传承的偃术?是沈夜存心给无异添堵?还是……你可以选择你愿意相信的那个去相信……我总是觉得,沈夜在这里的回答还是相当温情的

沈夜是个枭雄,有魄力、有手腕、心狠手辣,可以毫不犹豫的除掉任何对目标可能有妨碍的存在,一直以为他是强大而坚强的,他在为全族打算的同时也享受着生杀予夺的快感,直到他对沧溟说:“形神俱灭、永世不见,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么?”对瞳说:“为什么我只能亲手杀了我自己最爱的人,然后眼睁睁看着世上最爱我的人----为我赴死?”才隐隐感觉,这百年的杀戮与权力,带来的是何种痛苦……华月之死固然是意料之外,沧溟死亡的纠结与恐惧却是足足持续了百年,百年时间用自己的灵力把心爱的女人一点点推上死路,魂飞魄散连荒魂也不能留下再无任何念想,便是来世也不可能重聚……【说最爱之人是谢衣的滚开←_←

“这世间,其实很是公平。有所得,就必有所失。任何一件事情,都会有相应的代价……对吗?那么……我又该为了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对,我这样罪孽深重的人,本不该有所奢望才是。”狠辣如沈夜又何尝不知自身所行为恶?最痛不过“不得已”三字,皇帝也是这么说的,但沈夜才是真正的不得已吧……有人拿裘千仞和洪七公的问答来类比沈夜,我觉得终究是不一样的,裘与洪的质问点在于杀人的目的,而沈乐则是有着相同目的的——为保护同伴和那些更弱小需要自己庇护的人——区别在于杀的对象,可是无论沈夜还是无异,要杀的对象又岂是可以自主选择的?有人说沈夜残忍,流月城民生活在随时被抓去做实验的恐惧中,可是一个迁徙时连贬黜的谢氏都会特赦的大祭司真的会用平民来做实验么?

关闭[HTML] - 烟花易冷——沈谢

【华月】

华月是个小女人,若说谢衣回护的是一人一城,华月所为就仅仅是一人而已,流月城于她而言并无意义,下界凡人受害虽然于心不忍却终重不过那人的意愿,若是女尊文绝不会让这种为一人付出一切的女人当主角

她善,她会为任务失败要被杀的祭祀对沈夜据理力争,她爱,明知助纣为虐也义无反顾,也正是这样一个女人,才会让无异杀死她之后面对沈夜的质问犹疑不决

她是傀儡,为沈夜而生并不受她控制,她是傀儡,所以沈夜的命令纵然不喜也一丝不苟的执行,最后一刻,她终究不再是个只听命令的傀儡……谢谢你让我以人的形态死去,所指的或许并不仅仅是魔化呢

“是你吗?月儿”这是沈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呼唤,对华月来说,终究是完满的吧

一、七、十一、十二……四个出场的肉傀儡在最后一刻都不大听话,瞳你真失败……

【沧溟】

沧溟是难得可以仅凭几句台词两分钟戏份就获得喜爱的角色,同样是面对无法赞同又别无选择的境地,谢衣一走了之,沧溟却选择了抓住机会,并且以自身为代价根绝后患,冥蝶之印是武器也是自罚,更是在惩罚做下如此决定的沈夜

“你能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坚韧如城主,在这时候也想做个小女人吧

【禺期】

傲娇的正太总是很招人心疼,虽然这个CV听起来一点都不正太╮(╯▽╰)╭

傲娇毒舌还很热心,却要强装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他不喜杀戮,身为剑灵时时陷入沉睡,只偶尔睁眼看看剑主又换成了谁,历任剑主征战沙场,权力倾轧死于非命,人性所致非剑之错,但禺期心中对于“凶剑”之说依然存在心结,新剑主一片纯善赤子之心,便生回护之意,口口声声说着若有下次才不管你,每次遇险还是及时出现,明明处处为人着想,偏偏嘴倔不肯承认,那最后一瞬的绚烂,为第一个真正被自己承认并愿意保护的剑主,也为一个铸剑师千年的执念和骄傲。

“当年你爹刚被封了将军,得意忘形。有一天,他喝得大醉,索性纵马出城狂奔。然后嘛,他就遇到了你娘……”下文呢禺期?八卦不要八一半啊!

【夷则&阿阮】

初见夷则正义沉稳,除妖之姿有些像紫英,却没有当初的紫英那般古板,桃源仙居一见钟情,那慌乱的眼神早露情愫,当知道他是皇子的时候还笑皇家子弟竟然在男女之情上还是个雏儿,到奴奴面前连磕巴都不打一个的行云流水出现,才发觉皇子终究是皇子,这才是皇族人该有的脸皮,也越发衬托仅对阿阮一人的羞涩是何等珍贵

“在下正在出走途中,就不与乐兄共襄盛举了!”严肃的人挤兑起人来总是特别好玩

四主角里阿阮应该是成长最多的一个,早期的阿阮善良却如玩偶娃娃般没有主见,在夷则的宠溺之下还能寻找到自己的追求与执着,颇为不易,黑暗世界中一抹纯真光明的梗在言情中用得很滥,每次效果都不错,笑对吃醋阿阮的样子真的是太小言了

【乐乐&闻人】

两个纯粹之人的组合,说不清这一对的感情是何时开始的,似乎没有什么契机就进入了相知相许的阶段,自然无比,比告白早上很多

只看人设的时候还以为闻人是高贵冷艳的御姐,居然是纯真少女!识大体知进退重情义有追求,该羞涩的时候羞涩该傲娇的时候傲娇……懂事姑娘好棒~虽说整个故事下来闻人的性格都没什么变化,这么懂事的姑娘还需要什么变化啊╮(╯▽╰)╭

乐乐是个很纯善的孩子,即便是杀死华月之后,面对沈夜的质问依然可以直面说出“无论出于什么缘由,杀人都是不对的”,沈夜最后一刻应该是很高兴的,他所喜爱的那份善良与坚持在无异身上延续下去,不必再为了族人的生存亲手扼杀

 

 

“我来,是为亲口问你一句话……”“爱过”够了!微博刷多了会出戏啊!!二周目哭不出来了……【其实是零零碎碎写了3天写不出来了_(:з」∠)_

烫了7个小时的头发……

分类 喵言咪语

2点半开始9点半结束……成功逼疯3个发型师╮(╯▽╰)╭

2年没烫过的头发就是这个效果,低估硬度的后果就是小学徒被质问“你刚才用的是定型水么”……好吧重来

软化膏,加热,时间加长一倍

“好像还差一点,再加热10分钟”

“怎么还差一点,再涂一遍软化加热10分钟”

“怎么还差一点,再涂一遍……”

“怎么还……”╮(╯▽╰)╭您的软化已卡读条,请刷新

用了3号杠,等着看这卷能坚持多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